Au revoir

低语 三

是啦,战扩又开啦,但珠珠的战扩开了至少两次我也没有捞到啊

一个非洲人在期待一些什么啊

思想炸裂,加上小祖宗要实装了……

希望欧洲婶婶能在评论里吱一声让我吸一口欧气

闲话聊到这里

——————————————

新手写文,糖是婶婶(我女儿)和刀男的,ooc我的

烂俗的暗堕本丸梗

有大量私设

官爸的设定都没有仔细看,文中高逼格(?)的设定都是胡扯,请不要当真

会有错字出没,如果有看官看的话就请指出来鞭♂策我吧





缓更
※这个是重点!












基本就是这样,能接受吗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请继续往下划吧





























无衣在月光下喝着茶,听着故事。

那「怪物」说:“之后,他们想方设法的套出我的名字,妄图神隐我。”

无衣盯着她,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你有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无衣说,神情有些冷峻。

「怪物」愣了一下,苦笑说:“抱歉,我本能的排斥这个呢……嗯,说实话,我们的聊天只不过是消遣,我没有帮助你的必要。”

无衣也点点头:“的确,准确来说我们是对立面,你造了一个烂摊子,却要我来收拾。”

“嘿!”

“不是这样么?”无衣轻笑了一声,又问:“你为什么要当着崛川的面做交合之事呢?”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呢?”

“嘛,如果你多告诉我一些事情,我也许会让你多活几天……唔,多存在几天。”

“真是强有力的威胁……崛川很仰慕兼桑,但我为了宣誓主权就做了这样的事。”

“主权?嗯?他们都是你的刀啊?”无衣实在是不解。

“他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啊……”「怪物」突然开口,声音莫名的哽咽。

“你有能力战胜他们在历史中的情谊吗?他们在一起太多年,他们守护着彼此太多年……我害怕着兼桑会选择崛川而非我……”

“所以你就为了自己伤害他们?”

“……”

良久,那「怪物」才接着说:“是,为了得到他们。”

真是的,典型的小女孩想法,抛弃自己的职业诞生了不洁的爱慕,却固执的以为是对的。

……说起来,那群孩子战胜了历史的苦痛来到你面前,已经很努力的不是吗?

他们现在的主人,效忠且守护的,只有你啊。

那「怪物」又开口:“那么,你又是谁呢?你的神格太高,我根本不想靠近你。”说罢便做出一副靠边坐的姿势,离无衣远远的。

无衣瞥了一眼那东西。

那眼神里有太多东西了。

那东西又笑嘻嘻的说:“反正我快要消失了,也活不了多久,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嘛~”

无衣看着那东西,终是叹了一口气:“我是什么有那么重要吗?”

“有啊,位于八百万神明中的上席,我认识的话还能到地狱去炫耀一下呢。”

“哇,居然有这种操作,厉害了啊……”无衣轻笑着抿了一口茶,说:“唔,一物换一物,我告诉你我是谁,你无条件回答我接下来的一个问题。”

“……嗯,好。”

无衣的眼睛在月光下绽着翠绿的光,像极了盈盈的萤火虫,飘飘悠悠的在她眼眶流动。

“我是物灵,唯一的主人是轩辕的弟弟之一(?)。”

“……诶?”

“好了,该你了。”

“哇,你这是欺骗消费者!”

“乖啦……这座本丸灵力的本源是审神者的话,我现在接替了这座本丸,却感知到有两把刀不属于这座本丸,灵力供给的源头却依然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提我都忘了,虽然我不知道告诉你好不好……唔,在隔壁街有一个做刀剑交易的地方……你去了就知道了。”

无衣脸色变得有些可怕:“做刀剑的交易吗……?”

那东西慌忙说:“要是刀剑同意才能交易的。”

“你们审神者不是可以强迫刀剑吗……把一个个生命当做玩物吗?”

“……说难听一点,终究是一把把刀啊,我们是因为政|府的需要亦或是我们对刀剑的喜爱才给予他们人身……”那东西说。

无衣低下了头。

站在「人」的角度,这句话找不出一点毛病。

让人听着生气,哪怕是事实。

无衣接着说:“是的,你说的没错。”

但被给予了生命的刀剑们始终被「器物」一词束缚着,总让人觉得难过。

赋予了他们生命的话,就请好好的爱护他们啊。

无衣在心里想着。

她由世界所创造,她不知道被人给予生命的欣喜,她活了太久,只学会了一件事。

——接受。

接受自己突然的诞生,接受自己被给予的命运,接受主人的离去,接受自己孑然一人走过千年的孤寂。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唯有接受苦痛才能成长。

所以无衣才愿意来照顾这群孩子。

自己所经历的苦痛,这里的孩子也在经历,但他们没有走出阴霾。

——得有人拉一把,总得有人来拉一把。

令人怜爱的孩子们,总会被爱的。

那东西看着无衣在发神,苦笑了一声,说:“我其实在想,你见到我的那一刻为什么不消减我?”

无衣这才抬头又看着那「怪物」:“毁掉一些东西会很快,但远不如救赎来的美妙……你是在忏悔吗?”

“算是……被他人说出来挺难为情的,但我实在对不起那些刀剑……我的幼稚让他们陷入了痛苦,我的鬼迷心窍还连累了你……”

无衣终是笑出了声,放松而温柔:“那么,我该感谢你让我们众人相遇了。”

相信吧,唯有经历了这些才能成长。

痛苦,多么的美妙啊,它使你变得更加强壮。

“你该走了。”无衣说,眉眼盈盈,含着对一个人的祝福,无衣知道,在女孩放开一切的时候,她就长大了,也该面对错误,以及新生了。

“唔,照顾好他们,还有……”那东西看着无衣,也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透明的身体逐渐化作了白色的荧光,在月光下看的美丽。

“谢谢。”她说着,融入了月光。

无衣点了点头,仰头看着她。

女孩倒是长大了,你们呢?

由时光锻造的刀剑们啊,你们的心灵不及一个女孩强大吗?

让我拭目以待吧。

“真是的,还有一大堆烂摊子我要解决呢。”无衣手一挥,收回了茶具,迈步走上了阁楼。

———————————————
无衣:喂完心灵鸡汤就送人走真刺激

我终于把上一个审神者平安送走了,小姑凉也该长大了啊(喝茶)

还是那句话,是所以人的错误造就了现在的悲剧,也是所以人的错误造就了新的相遇,多么美好的新生啊……

对了,欢迎小天使们来猜我女儿无衣的本体啊,猜对了还有点更福利呢!就算是车我也写给你看!

话说,我为了肝游戏拖更了那么久,还有小宝贝记得我吗(别问我我的头发怎么样了我是在节约洗发水去接珠子啊qaq)

能看见我这句话的人,求评论求勾搭啊(让我有肝文的动力啊qwq)

最后

感谢你看到这里

么么么么,祝婶婶们都能捞到想捞的刀!









低语 二

最近去康定参加了姐姐的婚礼,wodma秀一脸,回来后限锻还翻车了……

哭得像个孩子。



如果有小可爱看文的话,就请到我的空间看吧(不会做链接真的抱歉嘤嘤嘤qaq)








新手写文,糖是婶婶(我女儿)和刀男的,ooc我的

烂俗的暗堕本丸梗

有大量私设

官爸的设定都没有仔细看,文中高逼格(?)的设定都是胡扯,请不要当真

会有错字出没,如果有看官看的话就请指出来鞭♂策我吧


缓更
※这个是重点!












基本就是这样,能接受吗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请继续往下划吧



















所谓眼睛,可不能只看见表面啊。

无衣这么想着,低头笑了一声,说:“放心吧,你们没打算和我搞好关系,我也没有。”

她背着手,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看似是无良纯真的动作,但配着她嘴角遮不住的讥讽笑意和那双蔑视一般眼角上扬的表情,实在是太过违和。

像是精灵一样,可爱的让人发狂。

少女点了点头,自顾自的摇了摇手,说:“都先回去休息吧。”

窸窸窣窣地,衣料的摩擦声响起,黑暗中的人影全部消失了。

等人都离开,无衣也动身走下了阁楼,到了院子里。

入眼就是那棵树。

畸形的,把月亮撕成了碎片。这时无衣才想起来已经到了夜晚。

她走了过去,右手抚上了树干。

何等干枯无力的生命啊。

无衣碧绿的眼眸挂着惋惜,荧光点点,手指与树干接触的地方就流出奇异的流苏来,像是灵活的小虫一般,钻进了树的体内。

微弱的噼里啪啦声传出,那棵像是斩断了腰一般的树,奇迹的恢复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新芽。

变化一直持续着,无衣就这个姿势站了几分钟,才放开了手。

准确来说,是被打断的。

无衣不耐烦的转身,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明明刚刚有人拍了她的肩膀啊。

正准备转回去,就听见一个软糯的小男孩声音叫她:“唔……这位…大人?”
无衣向下一瞥,看见了一个苍绿色头发的小男孩,衣裳凌乱但身上并没有伤痕,背上还背着一把比他还高大的大太刀。

……谁啊这是……?

我的妈不是说这个劳子什暗堕本丸没有短刀的吗……?

无衣想着,嘴边还是挂起了一抹笑,轻声问到:“怎么还不去休息啊?”

那个小男孩瑟缩般抖了抖身子,抬头看着无衣,说:“我们身上的伤,是不是……您治疗的?”

无衣这才正眼看向小男孩,微微颔首:“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不是……我只是,想来感谢一下您……谢谢!”尾音滑下,男孩鞠下了躬。

真是的……

何必这样呢……

我现在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啊。

只是想着:自己要住那么久的院子可不能长的那么磕碜才来净化,顺带那群人而已啊……

无衣眼神松动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揉了揉男孩的头。

“不介意的话,能和我说说你们的事吗?”无衣这么问。

“当然能。”男孩倒是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来。

怎么看怎么苦涩。

无衣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的手往下滑,另一个人的手上抬,他们两牵着,走到了走廊边坐着。

“你没有暗堕呢。”无衣说。

“我……暗堕的并不严重,被大人稍稍净化就恢复了。”莹丸边摇头边回答。

“那其他家伙呢?”

“除了我,数珠丸恒次大人,江雪大人,太郎次郎大人和石切丸大人外,暗堕都很严重……”

“……唔。”

不好开口问 你是什么刀 呢……

无衣胡乱想着,牵着莹丸的手上移,又揉起了他的脑袋。

莹丸呜咽了几声,像是在反抗一般。

不喜欢摸头吗?

无衣的手劲收敛了一点,才说:“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大哥我们不能再这么尬聊下去了你快去睡吧。

倒是莹丸,猛的抬头用他萤火虫一样明亮的眼睛盯着无衣。

嗷了一声,莹丸扑在无衣身上哭了起来。

??????

“主君…主君也是这么爱护我的啊啊啊啊啊qaq!!”莹丸哽咽着,伴着泪水趴在无衣身上怎么说。

无衣伸手堪堪揽住莹丸的腰,安慰摸头了好一阵子,才问:“你们的主君,是什么样的人呢?”

“很温柔可爱的女性!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主人和其他人会变成那样子……”

是嘛……

无衣抚摸着莹丸的头,尽量用老妈子一样温柔的声音对他说:“无论如何,先回去休息吧。”

莹丸盯着无衣好一会,才挫败的应了一身,转身回屋。

无衣轻轻摇摇头,衣袖一挥,一副茶具和一壶沏好的茶就出现在了手边。

她招了招手,茶壶自动就倒好了茶。

“要一起吗?”无衣这么开口说。

那个「怪物」笑嘻嘻的在空中出现,回答到:“嘛,想喝也喝不到啊。”她飘在空中,做出了一个跪坐的姿势。

“……那孩子是那么夸你的哦,温柔又可爱呢。”无衣抿了一口茶,抬头望着她。

“……嗯……可能以前是这样。”

“那现在呢?”

“你也看见啦,漂泊在世的怨灵……”

“有什么好怨的呢?”

“……我也不知道,对不起他们的是我,我明明已经想开了……”

“……”

骗谁呢。

明明还在意着这群孩子。

无衣嗤笑了一声,才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有一些人那么很你?”

「怪物」看了一眼无衣,没说话。

“不想说?”

“我啊,最喜欢兼桑了哦……和泉守兼定。”

“嗯。”无衣吱了一声,意思自己在听。

「怪物」接着说:“但是崛川国广,崛川也很爱慕兼桑……唔,有一天我跟兼桑告白了,兼桑为难了几天,答应了。”

“…然后?崛川……崛川国广杀了你?”

“……不是。”

“嗯哼?”无衣闷哼了一声。

“……我当着崛川的面和兼桑做|爱了。”

“嗯。”

……

“??????”

愣了好一会儿,无衣才震惊的抬头盯着那个东西。

才第二章啊大姐你就说出了敏感词你可以的啊卧槽!

「怪物」翻了一个白眼,幽幽的说:“那时候的崛川都还是小天使呢……我第一次受到威胁……是鹤丸国永,囚禁我。”

哇,囚禁play就怎么猝不及防的出场了。

“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在乎我,我也没想到伤害到他们……”

“真的不知道吗?”无衣突然插嘴问。

你是他们唯一的主人,你是他们存在的唯一理由,你会不知道?

“女生啊,是非常自私和贪婪的……我想拥有他们,我想一直得到他们的爱,但我只能付出一份真心。”

“…你不是已经得到他们了吗?”

“我当时不知道吧。”

那东西说着,一字一顿的说着:“是我扭曲了他们,再伤害了他们。”

是嘛……

无衣默默地在心里说。

看吧,真正的恶鬼——

是 嫉妒 啊。

低语 一

新手写文,糖是婶婶(我女儿)和刀男的,ooc我的

烂俗的暗堕本丸梗

有大量私设

官爸的设定都没有仔细看,文中高逼格(?)的设定都是胡扯,请不要当真

会有错字出没,如果有看官看的话就请指出来鞭♂策我吧


缓更
※这个是重点!












基本就是这样,能接受吗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请继续往下划吧



































看着眼前这污秽而破败的巨大本丸,少女皱了皱眉,难得的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不是嫌弃这残垣断壁,而是嫌弃这本丸之内暗伏的猛兽。

狐之助倒是不介意般,把少女引到离本丸大门口几步的安全距离,低着头对少女说:“政府的各位大人们都十分相信大人的实力,这是一座暗堕本丸,里面的付丧神都堕落了,甚至杀了他们的主人,政府的大人们都希望您能够净化这座本丸的暗堕付丧神,让这座本丸重获生机。”

嗯哼?

少女怀疑般发出一个奇怪的音节,问到:“只是想拯救这座本丸里的付丧神吗?”

狐之助惊了一跳,还是立马回答少女:“当然也有更现实化的答案了,大人不是心知肚明吗?”

对啊,心知肚明的肮脏答案呢。

少女愣了一下,随后嗤笑了一声。

“只不过暗堕付丧神更具攻击性,也请大人注意安全。”狐之助接着说,用眼神示意少女。

少女也随着它的视线将目光再次投向这座本丸。

恩,的确是断壁残垣,刚刚的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上下打量了一下,整座本丸都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下,黑压压的像是在一片迷雾中,气氛显得潮湿而压抑。

少女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无论如何都讨厌这样的地方。

再也不想回到这样的地方了。

但是那里面还有刀剑在挣扎,她是感觉到了,那微弱的,向着光明的心跳声。

她迈步准备进门。

“那么大人,请加油了,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用灵力呼唤我。”说完,狐之助便转身跑掉了。

woc我们不是战友吗难道我们不该一起进去用我们两伟大的革命情谊打动那些叛逆期小孩(?)吗?

少女鄙夷的望着狐之助离开的方向,还是又转头,迈步走进本丸。

一片破败。

到不能用寸草不生来形容,但那些枯槁的草根凌乱的长在几乎坍塌的墙边,还不如不长。

眼前有一座巨大的住宅,风格倒是很像神社,入眼就是本殿和外厅,左边由走廊连接着一个湖,零碎的石头砌在湖边,攀附着早已垂下的枯树。

少女抬头一看,树的枝丫无力的垂下,仿佛是失去了水的鱼一般的惨棕色干枯的树枝。

树很高大,它破败的样子也足够瘆人。

少女就这么看着,漠不关心一般。

是的,少女想到,「这些」还不是我的东西,我没必要在乎。

继续迈步向里走去,她摇着衣袖来的了主屋的正门。

走廊有些灰尘,积得并不厉害,只是那些干涸的污渍让人觉得异样。少女迈开步子跃了上去,丝毫不介意墨绿如泉水一般的衣襟沾染上污秽。

站在原地像是思索了一会的少女又走动起来。

直接向走廊右边走去,一座阁楼通过楼梯与本丸相连。

走了上去,浓郁的血腥味几乎从门缝中溢出,渗入少女的皮肤中。

迎头的血腥感让少女皱了皱眉,她看见一个扭曲的怪物被关在那里面,但——那里不会是她今晚休息的地方吧?

“对啊……你应该在这里住下哦……”

里面的怪物突然开口,哑着声音笑到。

“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真是厉害啊……哈哈哈!!!——噫!!!”

惊叫了一声,那扭曲的声音立马停了下来,倒是少女不在意般摇了摇袖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片狼藉。

勉强能看出是女孩的房间,衣柜和一张小桌倒在一边,斑驳的红影将它们连在一起,到处都是斩痕,奇怪的刮痕。

“……你为什么进来啊……”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还是一样的听不出男女,倒是能听出语言中的战栗和些许的厌恶。

“……我不是要在这里住下吗?”少女说,声音轻幽,不带什么感情。但她的眼睛的确是直勾勾的盯着门口。

“嘻嘻嘻——!!他们来了哦……”

那个声音这么说到。

“那你不消失吗?还敢这么呆着?”少女语出惊人,用一种貌似关怀的语气向着另一个声音说。

“……哈哈哈,你还真是有意思!”声音和冰冷的触感消失,少女感觉到那个声音的主人离开了。

另外的一些东西也快来了。

刚刚这么向着,少女一直注视着的门口便闪过几道银光。

金属的摩擦声立刻炸响在着小小的二楼阁楼里。

只听见又是几把刀剑出鞘的铿锵声,少女瞥了一眼,将左手所持的剑向暗处猛的掷去,反手就是挡住了从上而落向她肩头的剑。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小声的吸气声一起传来,少女皱了皱眉,嘴角却是绽开了一个玩味的笑。

这群家伙,真是有意思。

她快速的反身,一脚踢了过去,宽大的衣袖在空中飞舞,遮住了视线,少女趁着这个空隙,将暗处插着的刀使劲又捅了一下,听着暗处传来吃痛的一声惊叫,少女这才把刀拔出来。

真是一把奇怪的刀。

能让人发出“它是刀吗”这样的疑问。

那器物通体绿色,大概一米二的长度,刀刃很厚且不锋利,更像是砍刀,布满的奇异的刻纹。

让人在意的是,那翠绿如竹一般的刀此刻在昏暗的小房间里却是散发着盈盈的绿光,照亮了不少地方。

“我说你们,都不来个自我介绍就砍我,太过分了~”少女轻快的开口,像是可爱的孩子一般用着软糯的声线。

见没有人回答,少女又自顾自的说:“好吧,我先开始,我叫无衣,是这里新上任的……什么什么审神者,接下来的余生,都请多多指教呢~”她说。

明明是那么动听的声音,却是让暗处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余生……

是一辈子吗?

接下来的一辈子……?

别开玩笑了!!!

谁要和这种人……这种人!!!

不知道是从哪里先开始,总之就是几个方向都窜出了人影,手中还持着闪着寒光的刀剑,直接向少女的腹部和颈部杀去。

少女悠哉悠哉的扫了一眼,打了一个呵欠。

“真是的,别在我这里使小孩子脾气啊……烦死人了!”

少女左手的刀剑闪烁出更明亮的光芒来,让周围冲出的人影都顿了一下。

足够了。

少女的刀只在一瞬便在那几人的腹部划出了一道不深的伤痕,从中崩出的是黑色的,粘稠的血液。

少女也停下了动作,望着跪在地上喘气的几人。

真是的,即使是这样也不愿倒下啊。

执着在了奇怪的地方呢。

她又开口:“明明在历史上收获了更为严重的伤害,却还是被一个审神者影响的最多……我该感谢你们吗?”

听见周围连同暗处的人吃惊的吸了一口气。

“被烧毁……被刀解……被丢弃……被供奉……明明这些,才是最为痛苦的,为什么……”

少女顿了下来,抬头正视前方,好让周围的人都看到自己的表情。

那张初见就觉得惊艳的美丽脸庞上写着惋惜。

那双一眼就觉得清澈的碧绿眸子流出笑意。

少女满足这个效果,才一字一顿的接着说:“因为对凡人动了情意而哭泣的不成样子?”

少女说完便默不出声,站在那里好久。

说实话,少女也不懂这些情感,爱上自己的主人这样的事,她想都没想过。

但这群初得人身的神,同时爱上了他们的主人。刚刚,从那怪物和这群人的眼睛里都看见了好多东西。

爱慕,欲望,不甘,独占欲,嫉妒,愤怒,背叛……

……所以才说嫉妒是恶鬼。

撒,让我来看看吧,小家伙们,少女嘴角勾了勾,扫视着他们。

到底是谁先背叛谁。

———————————————————

没错,我女儿的本体是原谅绿(不你)

没什么好交代的,因为第二章就会把所有事情讲清楚(……)

对于我来说,造成暗堕本丸的不仅是婶婶的欲望,也是有刀男的欲望,双方都有错,没有什么好责怪的

一群犯了错的可爱孩子,打一顿就好了(笑)

真是的,希望能快点写我女儿装逼的情节啊


最后

想开车(x)

特别想开车(x)



低语 序

新手写文,糖是婶婶(我女儿)和刀男的,ooc我的

烂俗的暗堕本丸梗

有大量私设

官爸的设定都没有仔细看,文中高逼格(?)的设定都是胡扯,请不要当真

会有错字出没,如果有看官看的话就请指出来鞭♂策我吧


缓更
※这个是重点!












基本就是这样,能接受吗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请继续往下划吧





















出现在少女面前的是橘白相见的小狐狸,约莫在她脚边打着转,让她觉得有些痒。

“有事?”

少女开口,声音倒是轻柔而幽幽,就像鸟儿的轻啼,让人放松下来。

——前提是忽略掉那眼角卸出的隐晦的讽意。

噫——!!!好可怕!!!

小狐狸惊地脸上的红纹都变了形,颤抖地在少女脚边打转。

“在下狐之助,是时之政府派来正式向大人发出就职邀请的,大人不是已经在口头上答应了吗?”狐之助最终停在坐在石头上的少女的正面,低着头恭敬的说。

明明水灵的大眼睛之中满是打量。

少女看不见狐狸的表情,但她还是在礼貌范围内回应了狐之助:“嗯,是有怎么一回事。”

狐之助倒是抬起头,看向了少女。

它瞪大了眼睛。

少女的住所是在某个狐之助不知道的深山之中,被机器传送过来的它只是看见了望不尽的绿,翠绿的大片竹林映着溪水,叮叮咚咚流向深处,草地和溪水交融的边界有一个小亭子,还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正坐着一位少女,衣角翩翩,荡在狐之助眼中。

它惊叹了一声,凑近看了看。

少女面容姣好,清秀而恬静,碧绿的眼眸倒映着手边古朴的茶杯和零零散散飘下的竹叶。

她摆出一早就猜到你的用意的表情,正视着狐之助对它勾了勾嘴角,浅浅的笑意让狐之助像品了蜜酒一样甜。

“在下,在下是来请大人上任的。”狐之助快速低下了头,掩饰着自己毛发下已经微红的脸,喏喏的说。

“是啦,嗯,明白了。”少女抿了一口茶,随手一摆,茶具便消失不见。

她踌躇了一会,站起了身。

“是有什么问题吗?大人?”狐之助注意到这点,引路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忘记我是去做什么工作了。”她无比严肃的说。

这么脱线的人真的是神吗woc

狐之助无比汗颜的看了一眼少女,但脸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样子,一边带少女迈上时间机器一边说:“大人您的职业被称作审神者,您的核心工作就是带领付丧神,也就是刀剑男士打败试图篡改历史的历史修正者。”

“嗯哼。”

少女哼了一声,意味不明,她说到“这种工作需要交给神来做吗?”

“诶?”

“我没记错的话,付丧神也算是在八百万神明的末席吧?”

“是这样没错。”

“普通人来出任审神者不会担心神隐的风险吗?”

狐之助动了动耳朵,回答到:“是的,的确有被神隐的风险,因此政府才会有明文规定不许审神者在本丸内使用真名,已经相当为审神者考虑了呢。”

少女默不作声地瞥了一眼狐之助,脚步未停。

真是笑话,把人和神绑在一起的,难道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份契约吗?

付丧神留在审神者身边卖命,不就是因为他们刀剑忠主的身份和初为人身对感情的渴望吗?

那纯洁的忠主之心也罢,对其的爱慕也罢,束缚着神的,分明是那脆弱的感情。

少女讥讽般轻笑了一声。

然后,她看见的,就是一个斑驳的大门,黑压压的与阴沉的天空连成一片。










————————————
胡乱写出了一些东西应付了事真是太好了(x)

仔细看了看度娘,八百万神明是日|本神话特有的设定,但我女儿……是中|国|刀……

哎呀这就尴尬了

这点bug我们就当做没看到吧(给你们一个老母亲的微笑)

女儿的详情可以看之前的人设

欢迎来猜女儿的本体,猜对的小可爱就送番外点梗的福利!

最后

想开车(x)

特别想开车(x)

来一发婶婶的人设

(以问答的形式来写人设,我一定是挖地挖疯了嘤嘤嘤QAQ)

新手写文,糖是婶婶(我女儿)和刀男的,ooc我的

烂俗的暗堕本丸梗

有大量私设

官爸的设定都没有仔细看,文中高逼格(?)的设定都是胡扯,请不要当真

会有错字出没,如果有看官看的话就请指出来鞭♂策我吧


缓更
※这个是重点!












基本就是这样,能接受吗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请继续往下划吧







Q:你的姓名是?
A:我叫无衣。

Q:年龄呢?
A:嗯哼,你很没有眼色哦?居然问女性的年龄?……嘛,根据我妈给我的设定,我的外表年龄是18哦。

Q:种族?
A:……嗯哼?pardon?

Q:本体是什么啊?
A:(轻笑)嘛,猜对有奖哦。

Q:你认为你的外貌如何?
A:外貌?嘛,普通的黑色长发和绿色的眼睛,虽然我对外貌有绝对的自信,但认识的人总是说我的那双眼睛显得十分刻薄冷漠……唉,有那么难看吗,我的眼睛……

Q:性格是怎样的呢?
A:自认为是很扭曲奇怪的个性……?我行我素的那一类人吧,哈哈哈。

Q:你的爱好或是最喜欢做的事?
A:坐在树下发一天的呆什么都不干。

Q:特长?
A:诶……这种问题要问本人吗?我倒是喜欢开很恶劣的别人的玩笑逗自己开心,啊,擅长打架,玩弄人心……吧?

Q:对于刀男的态度?
A:诶?如果那是自己的刀的话,肯定会当作亲人对待呢……如果不是自己的刀的话,也会以礼相待,如果是想要伤害自己或是伤害我家刀的刀,呵呵,让我来帮你刀解吧ヽ(*·ω·)ノ

Q:对时之政府的态度?
A:我本人是持怀疑态度啦……(苦笑)不过能看见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大人们”吃瘪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兴奋……啊啊,那实在是一副有趣的风景呢ㄟ( ̄▽ ̄ㄟ)

Q:来当婶婶的理由?
A:因为我妈让我来。(划掉)嘛,不是挺有趣的吗?那群叫什么……嗯,暗堕刀男被撕开面具的话,不也是一个又一个渴望被爱的幼稚的小孩吗?我挺乐意照顾他们的……嘛,跟我比起来的话,应该都算是小孩子吧(笑)

Q:对自己曾经经历的态度?
A:我这漫长的一生并没有经历过什么苦痛啦,没有什么好后悔亦或是难过的,就是有点寂寞和无聊。所以现在我在改变那些刀男的话,他们也在陪着我成长呢,这不是很好吗?














就是这样的一个婶婶

也不知道会在八百万神明中排在哪一席(个人推测应该是蛮高的啦)

对于本体的提醒就只有一点:能治毒

各位加油猜吧(微笑)

我觉得我是写不了多少字啦……暗堕的设定虽然烂大街但也不是很带感吗💕

最后

想开车x

特别想开车x

【历史群像】我将逝去,而君永恒

1.写这个的时候简直放飞

2.没有梗,想到什么写什么

3.有bug见谅


ok?








向下划吧。














我是卑微如尘土

我是无知如蜉蝣

我必将在时间中挫骨扬灰

我是过客

刻不下一丝痕迹

而君

君是高贵如紫微

君是智谋如文曲

君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老不死

君在时空的痕迹中不生不灭

君是铿锵黄河边的战歌

君是青山松柏间的拨弦

君是铁血红旗下的枪声

君是白纸协议中的墨笔

君是永生,君亦永恒

唯在我死前

我能用虚妄的文笔书写你的故事

唯在我死后

我才有一次珍贵的机会

握住你悄然划走的指尖

轻声送上我无知生命中最虔诚的祝福

“我将逝去,而君永恒”













#放飞自我,酣畅淋漓#
#来壮士干了这碗玻璃渣#
#我还能在来一波骚操作#@